【双水】不渡[二十五 完结篇]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

平淡是你,清贫是你,

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

目光所至,也是你。

 
  马良《往后余生》

蓝田:

感谢大家一路走来,修修补补,想过很多结局,但最终还是不想留下遗憾。贺玄与师无渡,本就命数纠缠不清的两个人,他们的故事不会结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别坑再见~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相传,在大陆以外的大海深处,居住着这么一只鬼王。

 

他掌控着东、南整整两块海域,终年沉伏,脾性诡异,谁若是想借他的道走水路,需得提前烧香请示,翌日若恰逢晴天,风平浪静,便可沉舟而过;若天色阴沉,便昭示着这位鬼王大人今日情绪不佳,最好还是改日拜访人家门。如有不懂礼数之人强行渡海,便会连人带船,有去无回。不仅如此,在那之后整整数日,南海周围都是阴风呼啸,据说,还刮倒了不少停泊的商船。但这位黑水沉舟比起早些年横霸南海不渡活人的规矩来讲,如今已是通融许多,故虽有人不时抱怨,却仍不敢吱声。

 

久而久之,又有人传言,这位鬼王大人实际上是一位极好的大善人,天上神官求神拜佛都管不了的事,遇上他心情好便给你如愿了。也正因为这样,有不少经商的商人不顾忌讳,关上门也偷偷地为他上香铸像,只是从未有人见过这位大人的真面目,那些凭话本里捏造出来的形象通常都是獠牙森森,凶恶至极。

 

东海。

 

深冬时节,大雪数日不绝,东海茫茫海面早已凝结成冰,冻鱼跃不得,在海下以鱼头击冰墙,撞出一声声沉闷声响。降雪漫漫,遥望无尽的海面雾凇缭绕如仙人之境,在海心中央凭空点着一堤长廊,连着红瓦灰柱的一室高亭,亭中披袍拥炉对坐的人影隐隐绰绰、尚不真切,一旁烧酒的炉子却火势正沸。

 

一子又落,捻着黑子的男人指尖却苍白不似活人,他眉目神情也淡,如此天寒地冻里仅披件薄裘便从容自得,就连开口时嘴边都带不出半丝凉气。

 

“你再不认真些,等会这些输的棋子,也不知要入了哪个穴眼。”

 

“你若整日少些胡言乱语,我倒还修得个清静自在。”师无渡畏寒似的搓了搓指尖抬起头来,冷冷道,“轻薄之徒,无耻之尤。”

 

贺玄倒是一笑:“灵文如今被押回仙京,让一大堆宗卷杂事压得喘不过气来;裴茗镇守一方,也是忙得脚不沾地。昔日的三毒瘤如今倒剩下个最享受众星环绕的水横天在海外逍遥,怎么,很怀念吗?”

 

“师某那缕贪魂早就不知散在何方,”师无渡见他又拿此事戳自己心坎儿,当即愠怒地回驳道,“你明知我如今乐在逍遥,无心贪欲,偏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这些破事,贺兄心胸原来这般狭隘,连颗砂砾都容不得!”

 

此话提声一落,只见厚雪皑皑的云层里陡然一声惊雷炸响,闪电逐着师无渡横劈直下。寒冬遇此异象,就连贺玄都不免微微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道:“归兄,考验你坚定心志的时候,当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你!”师无渡要被这混账鬼王一声“归兄”挑衅得气昏头了,然而当即无暇分心,二人此番前来东海,便是师无渡隐约察觉了体内灵力已至瓶颈,飞升天劫眼看将至,特地赶来原本属于自己的海域渡劫。贺玄虽对他并无杀心,但毕竟二人同主水性,一鬼一道,属性本就相克,若在南海迎来天劫,还不知要整出什么意外。

 

师无渡凝神戒备,挥起水师扇振开一片灵相平稳的法场,他双手反扣,在第二道雷劫劈碎冰层前迅速结印,整个人从亭中腾空跃起。原本白茫茫的海面此时狂风大作,卷乱的漫天飞雪很快将那人吞噬在风暴之中,深海隐隐有股巨力在撼动冰层,就连整座亭子都被摇得哐当作响!

 

然而贺玄面色不变,在师无渡爆开的法场中巍然不动,乌沉沉的双眸始终盯着空中微弱的一个白点。

 

师无渡……

 

一道巨雷轰隆劈中了海上冰层,由此为中心的裂纹以极快的速度爆开,海中的滔天浪头瞬间席卷小亭,将它打入冷冷的东海之中。贺玄点地轻轻跃起,在电闪雷鸣、惊涛骇浪中从容不迫地踏海而行,落地在就近岛屿的海滩边上。

 

一道道森然可怖的苍雷爬过天边,阴沉沉的云仿佛要将人吞噬似的压下来,师无渡处于整个气流狂乱的中心,以凡人之躯迎接他重生后的第一道天劫,生死未卜。

 

贺玄自然信他有渡劫的能耐和经验,只是在冗长的等耐中逐渐失了耐性,他腰边的黑金扇子也受此感应,狂躁不安地蹿出,在贺玄眼前连连打转示意。

 

贺玄被它绕得心烦,一掌将它轰入海中。泡得湿淋淋的归玄好半天才悻悻地从海里钻出个穗子,再也不敢摇头晃脑地请缨去查看战况了。

 

这场雷劫便这么凶恶地劈了整整一夜,而贺玄,便在这树林子边,负手而立,站了整整一夜。

 

天将露白的时候,雷劫终于渡入尾声,变得细小而失了气势。深雪浓雾都散去后,贺玄定定地看着劫后放晴的东海上空。

 

平静无波,哪有半个人影。

 

一夜的狂风暴雷如梦似的恍然清明,只余下耳庞一声虚无缥缈的轻轻声息。

 

鬼王的心口蓦然一痛。

 

信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信他……

 

“师无渡……”贺玄喃喃地念道。

 

正在此时,归玄却从他攥得极紧的五指中拼命挣脱,不顾一切地冲向空中。贺玄猛地抬头,只见白泱泱的云里突然有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往下坠落,眼看就要砸入海底!

 

——“你为何拜他。”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他踏空而去,将从天上坠落的师无渡猛地捞入了怀中,一身白袍的鬼王怀抱竟是这般彻骨的凉。师无渡面色苍白,却仍不肯闭眼,执拗地盯着他的眼,直至从贺玄的眼中寻觅出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唇边才慢慢地,舒展出一个短暂的笑。

 

“你怕我一去不回?”

 

贺玄紧抿着唇,折身落向海滩,一言不发。

 

“我在你贺玄眼中,当真是毫无信誉可言……”他轻声叹息。

 

“你,并未立誓过。”贺玄出声,涩哑不堪地为自己辩解。

 

“是,我并未,”顿了顿,师无渡一手顺力攀着贺玄脖颈,另手扣住他的下颚将人拉下来,逼他与自己对视半晌,他低低地道,“久居南海,无以为报,薄礼一份,不知贺兄可否笑纳?”

 

渡劫功成,证明意志,随后又拒绝飞升,他从上天庭跳下来了。

 

“你……”

 

唇枪舌剑化作绕指柔,师无渡堵着他闷闷地吻了一会,才笑了笑,道。

 

“你不是说过?万神不渡我。”

 

余生一鬼来渡,足矣。


评论
热度 ( 246 )
  1. 朝星暮雪蓝田 转载了此文字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 平淡是你,清贫是你, 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 目光所至,也是你。 马良《往后...

© 朝星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