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水师


写得很戳心啊
还是很喜欢哥哥

温热冰冷:

他从小就是人们口中的天才奇才,天上的宠儿,未来一定要做神官的命。


师无渡自己也这么觉得。


可是俗话说,老天爷给你开了个门就一定要关个窗。师无渡自认天命不凡,奈何有个不成器的弟弟。


师青玄刚出生的时候,白话真仙有言:不得善始,不得善终。


全家上下惊慌失措,那时才几岁的师无渡倒是满脸淡定不屑。他站在母亲旁边,看着哭哭啼啼的小婴儿,心想慌什么?又不是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是这小屁孩命真的不好,给他改改不就行了?


于是他从母亲怀里抱起哭泣的婴孩,伸手戳了戳他的小肥脸,小婴儿突然就不哭了,眨巴着水润的眼睛看着他。


师无渡突然觉得心情很好。


他笑了一下,对怀里一无所知的孩子特别霸气地说:“你以后乖乖听哥的话,以后哥就罩着你,什么白话统统帮你赶跑!”


婴儿咯咯地笑了出来,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为了躲避白话真仙,师青玄不得不被当成女孩子养着,长到了十岁才换了男装,但是还对女装有些“特殊”的爱好。以至于师无渡有时候对于弟弟和妹妹概念模糊,直到有一次带着师青玄在友人家做客。他和友人聊得正慷慨激昂,突然一声尖叫,友人的妹妹花容失色地哭着跑出来,尖叫着变态。后面师青玄衣衫不整一脸茫然地走出来,手里还搭着一条友人妹妹的花裙子:“诶?不换了吗?”


后来师青玄被师无渡压着烧掉了所有的裙子,并明令禁止穿女装。


师无渡十六岁那年,师家彻底没落,他带着依旧懵懂无知的弟弟去拜师学艺。他本也想让师父收师青玄为徒,谁知师父摇了摇头,说他不是这个命。


又来了。


十六岁的少年目光暗暗沉沉。他的手紧握成拳,指甲直接嵌入肉里。


命!命!命!


为什么所有人都和他说命!


他将弟弟安放在山下,那时年幼的师青玄仰起头问他:“哥,我不和你一起上去吗?”


师无渡用力揉揉他的脑袋,声音一如平常:“你还小,乖。在下面等我,我会来接你的。”


师青玄懵懵懂懂地点头。


然后便是那一次他晚归下山,发现自己的弟弟满脸是血地倒在地上。他那一刻全身的血都凉了。师无渡赶紧抱起弟弟,在他哭得断断续续的话里,知道是白话真仙找来了。


千躲万躲,还是躲不过。


“哥,”师青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哥,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师无渡把他抱得紧紧的:“你会活很久,很久,几百年几千年!”


他带着师青玄四处救助,但是家业没落的他根本拿不出什么钱财。师无渡也不会看人脸色,几番下来,竟是孤立无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免费的道士,人家看了一眼,就说这是早早夭折的命啊!


然后师无渡掀翻了那人的算命铺子。


一旁的师青玄看呆了:“哥?”


“青玄,我们走。”师无渡拉着师青玄的手就疾步离开。后面那道人恼羞成怒,远远地大吼着“穷鬼不知感恩”“早夭就是早夭”。


抓着师青玄的手紧了紧,师青玄抬头:“哥……”


“青玄,”师无渡开口:“以后我会有很多钱,非常多的钱,你想烧着玩撒着玩都没有关系。以后你想拜什么师父就拜什么师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要什么命就要什么命!”


师青玄呆呆地看着,他那似乎无所不能的哥哥,现在一边咬牙切齿地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一边泪流满面。


后来,师无渡飞升了。


他飞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弟弟从人间提升到了中天庭。


“哥!”已经是翩翩少年郎的师青玄兴奋不已,他在中天庭上蹿下跳,摸摸这摸摸那,最后还是扑进了哥哥的怀抱:“哥这里好厉害啊哈哈哈哈!哥你太厉害了!不愧是我哥!”


师无渡故作嫌弃地掐掐他的脸:“说得好像是你自己飞升了一样。”


师青玄笑嘻嘻的:“哎呀反正差不多啦!以本公子的资质飞升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到时候我们兄弟两一起称霸上天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师无渡看着他开心成这样,把昨天灵文告诉他师青玄并无当神官命格的记忆压了下去。


“对,”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过几年我就来接你。”



“找到了。”灵文将一份卷宗摔在他的桌上,师无渡放下手中的卷轴,立刻拿了起来。


“名字里带一个‘玄’字,生辰八字也对的上,而且还有当神官的命格。”灵文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师无渡看了半响,抬起头来:“就他了。”


灵文看了他一眼:“此人名为贺玄,双亲小妹俱在,才貌双全,还有一个未婚妻。”


师无渡收好卷宗。


“偷换命格是逆天改命,”灵文声音大了一些:“师无渡,你是不是真的不要命了?”


“灵文,”师无渡看了她一眼:“青玄已经不能再等了。”


“我也等不下去了。”他手里磨砺这那把水师扇,目光带着三分疯狂。“我当神官,就是为了逆天改命啊!”


灵文怔怔地站在那里,说不出话。



寒露前夜,倾酒台,师青玄飞升。


寒露前夜,博古镇,贺玄惨死。


师无渡翻着生死薄,看着贺玄的名字渐渐消失,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手脚冰凉。


原来还是会紧张的。他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哥!”


他回头,师青玄一身白衣飘飘,笑容灿烂却带着一丝傻气,脚下生风向他扑了过来,一如从前的无数次。


师无渡觉得,光是为了这个笑容,一切都值了。



事情似乎在谢怜通报师青玄出事的时候,开始变得不受控制的。


师无渡是真的没有想到白话真仙居然还敢出来,还敢打身为神官的师青玄主意。他坐在车里,抱着失去意识且灵力尽失的弟弟,脸色阴沉的可以杀人。


裴茗不解道:“为什么我们不去医仙那里……”


灵文心情也是不佳:“你闭嘴。”


到了水师府,师无渡急急忙忙把师青玄抱下来。灵文拉住他,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逆天改命是要遭天谴的。”


师无渡甩开他的手,踏进了水师府,把一脸懵逼的裴茗和面无表情的灵文关在了门外。



他被世人称为水横天,一是他法力遮天,二是他性子横蛮霸道。


而且还倔。


所以他被贺玄踩着脸趴在地上的时候,也没有觉得自己错了。


他只是看着青玄跪在地上崩溃地大哭,心里遗憾,怎么当初没有把贺玄挫骨扬灰,魂飞魄散。


他大笑了起来。


贺玄问他笑什么。他狂笑着肆无忌惮地戳着那人的痛楚,无所谓了,反正他不打算活了。


“你,分毫没有悔过之心!”贺玄猛地掐住他的脖子。


悔过?他为什么要悔过?


“我今天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来的。没有的东西,我要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师青玄吓傻了。


师无渡看着他,一身白衣破破烂烂,披头散发,满身污浊,泪流满面。


好像又回到了当初那个被厄运缠身的小孩子。


他有些恍惚,怎么又回到重头了呢?


师无渡哈哈笑了出来:“青玄,哥哥先走一步,下面等着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师青玄的眼泪掉了出来。


贺玄拧断了他的头。



THE END


此文献给一个弟控而且霸气的水师大人。


2017.10.19

评论
热度 ( 932 )

© 朝星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