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神奇的拉郎]HP当西索遇见V大

很久以前看的一篇文,无意中看到题目和简介时刹那间被雷到了,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好神奇的cp!好强的脑洞!

因为这类混同一般很OOC所以我是犹豫了一下才点开的,毕竟V受文太少见了(饿死)一开始有点适应不良不明白为什么韦斯莱家的人(不是亚瑟那家)那么容易就接受、收养了莫名其妙出现的西索,感觉有点苏就弃了一段时间,后来又捡起来看时才发现后面是有较为合理的解释的。前面部分有点别扭后面就好多了,人物刻画基本不OOC。西索依旧强悍没心没肺嘴里喊着小果实骚气扭腰乱飚杀气,永远出人意料。V大则依然强大自傲王者之姿。
我很喜欢这里的V大。原著里的他就是有心理缺陷的,一个始终缺爱的先天性反社会人格的孩子,敏感多疑,自卑又自傲。哪怕他后来成了连名字都不能说的那个人,追随者众多,有权有势足以呼风唤雨。哪怕他切割灵魂做了多个魂器自以为抛弃了那些不想要的过往。他的内心深处依然有那么一个穿着破旧二手巫师袍,为着生活费发愁,热爱着霍格沃茨,梦想成为最伟大的巫师让所有人刮目相看的很怕死的孩子。这里的V大,让我找到了那样的一点感觉,当然,可能是我脑补过多了。多说一句,我不怎么喜欢V攻文,因为那些文里的V大几乎都是暴君类型,纯粹的疯子。太片面了。简直是强夺豪取文里的典型人物,那不是voldemort
西索和V大的感情一开始是V大对他感兴趣,各种纵容看他闹然后就陷进去了。西索一直都是猎人里没心没肺的凉薄样子,让V大都寒了心。直到结局才揭晓他为V搜寻魂器的事,他的感情从不宣之于口,只做。是以旁人看来太狠太无情。若他们当真相遇,也就这般吧。
愈到后来愈见文字功底,这是我难得看得下去的主攻文。在看过的HP众多同人中算中上吧。不黑学院不黑老邓,就是这里的雷古勒斯感觉太OOC,其他还好。

摘抄:
  Voldemort是第一次知道中了阿瓦达索命咒的感觉。
  眼前空白一片,耳边是呼呼的声音,就像风拂过枝桠,簌簌曳动的声音。他没有去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他本来就是一缕幽魂。是的,早在十二年前的万圣节夜晚,他就已经死了。死在那个被包裹在襁褓里的,还不会说话的婴儿手中。那是他第一次彻底的失败,如果不是因为魂器,他连这点残存的意识也保不住了。
  Lord Voldemort也总会死的,他早该认识这一点了。
  他好像看见了什么……哦,那是十一岁前在孤儿院时的情形。经济大萧条时期的英国伦敦就像一个活人生存的炼狱,每天都有人在破产在失业,街上乞讨的人越来越多,孤儿院里提供的食物越来越少。而他,因为较其他孩子来说更为怪异的脾性为院长所不喜,一天吃不了饭是常有的,饿着肚子干活也是习惯了的。
  吊死别人的兔子,偷走别人的口琴,这只是一个小孩子所尽的最大限度的报复罢了。为什么就有人以此给他定了性,认为他从小就是心狠手辣的呢?难道就没有人看见其他孩子围殴他一个人,抢走他的食物,撕扯他的衣服,还骂他“怪物”么?他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用有色眼镜看他,连将他领入巫师界的邓布利多亦是如此。
  后来……他进入了斯莱特林,成为了最优秀的学生,学弟学妹们都用崇拜的语气称呼他为“里德尔学长”。汤姆·里德尔,他厌恶这个名字,因为小汉格顿庄那卑贱的,肮脏的麻瓜男人也是这个名字,所以,他改了名,Lord Voldemort,听见斯莱特林那些原先瞧不起他现在却只能匍匐在他脚边亲吻他袍角的同学们叫他“Lord”,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也是一个高贵的,不被别人忽视的巫师。
  他不是怪物,他是一个巫师。让童年时代那个和其他孩子斗殴弄得全身伤痕累累极为狼狈的汤姆·里德尔,让那个在小汉格顿庄过着富庶生活然后被他所杀的老汤姆·里德尔,让那个冈特家的丑陋的,懦弱的哑炮梅洛普·冈特,都去见鬼吧!
  在学校发展以自己为中心的小圈子,毕业后于一帮黑巫师去研究黑魔法,制造魂器,拉拢纯血,排除异己,与邓布利多对峙,他离自己所梦想的地方越来越近,最后却毁在了那个一岁婴孩的手里。不得不以一缕幽魂的形态逃到了阿尔巴尼亚的原始森林里。
  他俯身在爬行动物的身体上,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白天到处寻找误闯森林的巫师,晚上就在山洞里发呆,虽然有纳吉尼陪他说说话,但他总觉得自己应该是在想什么人。
  想什么人呢?还有什么人值得他去想念呢?噢,他记得了,似乎是个红头发的男孩。
  男孩名叫西索·韦斯莱,格兰芬多世家出身的斯莱特林。
  第一次见到那个男孩,他带着纳吉尼穿行在霍格沃茨里鲜少人知道的密道里。那一年他去应聘了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却被邓布利多拒绝,他趁刚刚开学,邓布利多事务繁忙之际打算偷偷潜进霍格沃茨。寻找格兰芬多的宝剑,没想到却碰见了穿着一身滑稽睡衣误入密道的红发男孩。
  那个人其实并不能算是男孩了,那是来自异世界的,成熟而危险的成年男人。
  西索,本来就是一个谁也驾驭不了的人物不是么?可他还是执意要将那个人拉入自己的生活中去。无论是利用霍格沃茨十二董事向邓布利多施压,成为霍格沃茨的教授,无论是一次又一次地纵容他自由散漫的性格还有时不时爆发出来的杀气。
  对了,他还帮那人写过论文,条件是让对方加入食死徒;他在期末考之前泄过题,因为那个人上课从来不好好听讲;他带那个人去过德国探望第一任黑魔王,他们在麻瓜柏林游了一天,看了一部黑白无声电影,后来他才知道那部电影叫《城市之光》,导演和主演是一个人,叫查理·卓别林。
  对了,他还对那个人,西索,动了心。
  可是那个人,从不曾说过喜欢。
  他记得,他亲自动身去高锥克山谷杀一岁的小波特前,在开满了白蔷薇的庭院里遇见了那个人,仍旧是诡异的笑容,诡异的装扮。他们有过一次谈话,但具体说的什么,他忘了,他只记得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等我回来”。
  而西索则笑得异常灿烂。
  那时他以为他终于等到了那个人的感情。
  可是得到的却是一个阿瓦达索命。

http://m.jjwxc.com/book2/710940

评论
热度 ( 10 )

© 朝星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